企业应收账款管理
利用赊销方式来提高销售额,一方面给企业带来更大市场份额,另一方面,也带来更大的坏账风险……
          了解详细>>
个人应收账款管理
需要进行应收账款的催收时,进行必要的资产调查,可避免对方进行资产的转移和偷逃……了解详细>>
金融业应收账款管理
尽管交易前的信用调查、以及收款过程中的严格监控可以降低企业的呆、坏账损失,然而逾期应收账款的发生在所难免…… 了解详细>>
企业资信评估服务
为社会各行各业的客户提供信用评级、信用风险管理、市场研究等服务……       了解详细>>
企业个人尽职调查
商业调查、民事调查……
          了解详细>>

企业讨债,是一场猎人与狐狸的较量,说起来都是泪啊

字号设置:【

 按理欠债完钱,天经地义。现在这一切似乎颠倒过来了,债主们之间斗智、斗勇、斗狠,玩起了老鼠捉猫,猫捉老鼠的游戏。

又一场恶劣的争吵开始了。

开始俩人心平气和。吸烟、喝茶、聊天,像对亲密无间的好朋友。说着,说着,两人沉不住气了,一个说要,一个说没有。越说越大声,越说越激烈,“啪”的一声巨响,桌子翻了,茶缸破了,俩人扭打在一起。众人围了上来,看把戏似的,叽叽喳喳,议论不休,说个不停。

他们原来是对好朋友,后来两人都开了家企业,有了业务上的往来,债就这样一点点堆积起来,越堆越多,一方感到不妙时,另一方已无力偿还,家徒四壁,空空如也。

他一次次来,一次次空手而归,终于心中的愤怒像火山一样喷涌而出……

然而,他也只能像火山一样喷涌一下,喷涌之后徒唤奈何。

一、收债难,难于上青天

有句话说得好,欠债的是老子,要债的是叫花子。像上位欠债的朋友还算是有点良心的,至少认帐,只是无力偿还而已。现在很多人,一旦欠上了巨额债务,采取了“敌进我退,敌退我进”的战术,能躲则躲,能拖则拖,死活不跟你见面。

如一家经销公司欠了一家制药企业一笔50多万元的药材款。为了讨回这笔款,制药企业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催,人派了一批又一批。去接待的人很客气,让座、端茶、吸烟,还问你吃了饭没有,你似乎置身于一家热情周到的星级宾馆。说到还钱的时候,人家也很客气,只是两手一摊,拍了拍脑袋,好像丢了三百块钱似的,忽地恍然大悟,圆睁了大眼:“哎呀呀,实在对不起,我们经理出差了。”紧跟着财务科长学习去了,出纳看病生小孩了。你天天来,天天这番话,直到你没了耐心没有脾气,灰溜溜地走人。

这是企业之间常遇到的事。

如果个人欠企业的债,无力偿还或根本不想还时,则是另外一副情景。

去年,一包工头带了一帮民工在一家工厂承包劳务。由于业务员责任心不强,超付包工头10多万元。这家厂发酵后,包工头已回到了家乡,他存心不改,但又赖不掉。于是,他与该厂开始了“拉锯战”,指望该厂没了耐心,不要了。包工头看见建筑公司的人来了,立即像兔子般一窜不见人影。建筑公司来的人也不急,找家庭店住下,天天往他家里奔。他家住在一个大村里,人口多,此事很快闹得沸沸扬扬。姓黄的包工头不干了,以为出了他的丑,纠集了20多位亲朋好友,找到该厂要帐的人一顿拳手脚踢。要帐的人一时吓懵了,个个抱头鼠窜,直呼“救命”。后来派出所虽然出面了,但无证人证言,大家也指认不出打人凶手,况且伤势不重,只好灰溜溜空手返回。

当然,这种暴力抗债仅是极个别现象,一般情况下,还会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,付出高昂的代价。有的人干脆眼一瞪,两眼朝天“我欠你的钱,你欠我的吧”。这种明目张胆地赖帐,主要发生在乡镇小型企业和家庭作坊私人企业。它往往会酿成严重的后果。

一家私人砖瓦厂就企图赖掉工人工资。在这家砖瓦厂有15名打工仔,厂里每月记帐不发工资。他们每天要干12小时以上的活,吃的是青菜萝卜,住在油毡棚里,四面透风,阴暗潮湿。艰苦的劳作,条件的简陋,他们也默默忍受了。到了12月份,工人们要求结帐准备回家过年。谁料,这家砖瓦厂老板脸色一变,气势汹汹地说:“每天只准领五佰元,其余留在厂里作抵压金”。他还有板有眼算出某某人要赔偿损坏的工具和厂房,结算的结果,有5个有竟倒欠砖瓦厂三百元。老板如此强盗式耍赖皮终于激起了他们心中万丈的怒火。他们一涌而入,开始疯狂般抢夺,眨眼间,砖瓦厂成了“碎石场”。

有家企业为赖掉银行50多万元债务,故意改变企业名称和法人代表,然后将企业整体拍卖。通过如此一拨弄,债权债务模糊起来。幸亏法院明察秋毫,银行才未成“冤大头”。利用各种貌视合法手段逃废银行债务是一些亏损企业惯用的技俩。

二、讨债路黑出怪招

有道是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。不管讨债者如何绞尽脑汁,挖空心思,但讨债者始终紧随其后,围追堵截,其手段也是啼笑皆非。

有家纺织厂因结构调整,企业停产转业后,有不少外债,但大部分是呆帐、死帐。为了盘活资金,厂里规定,收回的欠债按30%奖励给个人,并成立清欠小组,成员公开招聘。原是女工的陈小姐成为清欠专干。她负责清收的是某厂一笔30万元的欠款。按理说该厂偿还欠款不成问题。可惜纺织厂供应的原料有问题,他们以此为由拒绝付款。纺织厂上窜下跳了几年,一直无法收回。陈小姐接手后不到二个月就把钱如数追回来了,此事很快成了奇谈,被人津津乐道。

一个闷热的下午,陈小姐终于吐出了内中的奥秘。她说,其实,收债我也没有别的本事。但你也知道我年轻漂亮,有“厂花”之誉。这家欠帐工厂的厂长是位年近五旬的老头。他看到我时,眼睛都直了,十分热情地起身让座。当我说明来意提到完钱时,热情的笑脸变得似笑非笑,眼神有些异样起来,先是不自然地将我上下打量,接着局促地要求俩人单独谈一谈。从他的呼吸和心跳,直觉告诉我,这老头是条色狼。我装着什么也不知道,还冲着这老头笑了笑。我知道,我这娇羞的一笑,已经让老头的魂飞到天外去了。果然, 这老头信誓旦旦,只要我陪他喝杯酒,明天一定给钱。

我知道别无选择了。我说必须把支票写好带到酒店去。老头高兴得像只啄米的鸡,兴奋地连说三声好。

我们在一家星级酒店拼上了酒,他在三楼开了一间房,一直想把我灌醉,两人一杯接一杯地喝。其实,他小看了我。厂里选我进清欠小组,一是看中了我漂亮。漂亮女人好办事;二是能喝酒。结果我一瓶还没喝完,这老头就醉了,把支票放在椅子上,抱着椅子胡摸乱亲,最后一头栽倒在地,呼呼地睡了过去。

我拿过支票,飞快跑出了酒店。我有我做人的原则和标准,我不会跟这老头上床的,我要清清白白地挣工资。然而,每当漂亮的女人去收债时,我发现有些男人的眼神似乎总不在欠债上……

王先生讨债自然没有陈小姐的条件和优势。他依靠的是毅力与恒心,充分发挥口才的效能,与欠债单位大打嘴巴仗。他高声叫喊,还债的声音足以把街头行人吸引过来。有一次,他在一家公司收帐,足足等了三天,经理的影子也没有看见。他不急不躁,天天依旧在公司门口叫喊,引来一大群人,看猴似的,自然也有许多人开始对这家公司指指点点。一天上午,他身边又出现三位蓬头垢面,衣衫褴褛的流浪汉。阵阵恶臭四处飘荡,四周站满了孩童,他们齐声叫喊,高歌引响,手舞足蹈,一个安安静静的公司弄得热闹非凡。该公司慌了,只好与王先生结清了所有帐目。

在一家企业负责收债的刘先生体会最深的是与“鼠”分“脏”。有一家单位欠了他们40余万元,法院判决10天内付清。该单位立即设置了10多个秘密帐号,把钱全部转移存入秘密帐号内。等法院强制执行时,帐上早已空空如也,没有分文。刘先生深知其中的猫腻。他找到该单位的头,提出按欠款的百分之五给回扣。头头笑了,十分爽快地归还了欠款,当刘先生把一叠叠现金递上时,这些人收礼是那么坦然,那么轻快,那么理直气壮、毫无愧色。

应当指出的是,依法讨债是最合法最有效的途径。绝大多数企业也选择了这种方式,如某公司因工程垫资等原因,目前建设单位拖欠该公司工程款近亿元,导致企业资金周转困难。为此,该公司专门成立了清欠公司追收欠款。他们除与建设方友好协商,制定方案,确保按期完款外,还积极运用法律手段追回欠债。去年,他们果断向人民法院起诉公司,依法追收拖欠工程款69万余元。至今,他们又向另3家拖欠工程款大户提起法律诉讼,全部胜诉,预计可追回清欠款300多万元。同时,他们还依照国家有关法律规定,积极向建设单位追收劳保基金63万余元,使企业的生产得以正常运行。

在讨债中最为不耻是绑架人质。一些焦头烂额的私营企业主,为了索债置法律与道德而不顾,铤而走险,绑架人质,有的还酿成了人命案。一个以绰号叫“彭彭”、“刘海”等人为首的涉黑犯罪团伙以“收帐”为名,将外贸公司职工骗至镇后绑架,绑匪声称汤欠债8000元,要汤家拿3万元赎人,倘若报警的话,就要“撕票”。幸亏警方迅速出击,才把人质解救出来,否则,真要酝成人命案。实践证明,违法讨债此路不通。事实上讨债路有千百条。比如有的债转股,有的转为投资,变成投资合伙经营人,还有的划拨地皮和固定资产,死钱变成活钱等。只要你合情、合理、合法地讨债,最终能走出阴影重现阳光。

三、一个不该遗忘的话题

这里需要说明的是,大多企业坚守诚实、守信的原则,遵守市场经济规律,从不恶意拖欠、赖帐。在经济交往中即使发生了拖欠现象,也会公平友好地协商解决。

但是,我们也不能不看到,有的企业钱确实有钱,也有完债的能力,但由于外面欠债太多自身包袱太重,下岗人员多,顾了东顾不了西,心有余而力不足。一家工厂好不容易从外地要回30万元债。债主蜂涌而上,个个伸出手要钱。企业此时已四个月没有发工资,水电费去年至今未缴分文,职工怨声载道。领导班子研究后,先发职工工资,其它的欠债拖一拖再说。然后,头头一个个“出差”躲债。

随着企业的关停并转,“涛声依旧”的亏损企业,企业之间三角债行为依然没有得到彻底的根治。在一些地方问题还相当严重,已成为制约企业生存与发展的大难题。据介绍,目前,握有施工企业“白条”的民工队占有60.8%。以某局四处为例,仅去年就有5家建设单位拖欠工程款7500万元,占该处全年完成投资总额的三分之一强。该处反过来拖欠民工工资和有关商贸企业的生产资料达2000多万元,加上近几年由于一些建设单位拖欠的工程款,该处手中的“白条”总额已经超过1亿。一家建筑公司由于建设方欠该单位5000多万元,迫使该单位欠银行贷款2000多万元,至今无法兑现,出现新的三角债,严重影响了企业的生产运行和职工生活。

因此,我们势必在思想上引起高度重视,一定要加大力度,拿出切实可行的解决办法,根治三角债。笔者建议可以成立全国性的债权债务处理中心,汇总全国各企业(包括私营企业)的债权、债务。处在三、四角债的企业之间可以互相冲抵债务。对肆无忌惮故意逃债的企业可以运用法律的手段进行全国性追收。


上海盈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地址:上海市杨浦区宁国路313弄龙泽大厦2栋6号1001室
电话:021-51877618  沪ICP备0502793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