企业应收账款管理
利用赊销方式来提高销售额,一方面给企业带来更大市场份额,另一方面,也带来更大的坏账风险……
          了解详细>>
个人应收账款管理
需要进行应收账款的催收时,进行必要的资产调查,可避免对方进行资产的转移和偷逃……了解详细>>
金融业应收账款管理
尽管交易前的信用调查、以及收款过程中的严格监控可以降低企业的呆、坏账损失,然而逾期应收账款的发生在所难免…… 了解详细>>
企业资信评估服务
为社会各行各业的客户提供信用评级、信用风险管理、市场研究等服务……       了解详细>>
企业个人尽职调查
商业调查、民事调查……
          了解详细>>

讨债赌气斗狠说话太难听,一时不忿酿成人间惨剧

字号设置:【

 2014年8月22日上午10点半,贺纯接到母亲纪满英打来的电话,母亲说她在张家被人辱骂,如果发生了什么事,不要给她收尸,贺纯素来知道母亲的粗犷性格,发起火来说话常常没遮没拦,觉得她应该又是在讲气话,所以没太在意。

上午11时许,纪满华正在家里摘菜,想着摘完菜上张大端家继续陪四妹讨债,正想着呢,可巧,四妹的电话就来了,纪满华接过电话,只听见对方气若游丝地说:

我把张大端家的小孩给害了,把我的手也给割了。

纪满华正打算要发作大骂一番,电话就被挂了,她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急忙给张大端打电话告知他这件事,同时火速赶了过去,张大端得知后,跑到一楼楼梯的房间门前,可房门被反锁没法打开,他于是报了警,民警赶到后,用脚踹开了房门,大家冲进房一看,只见张大端10岁的儿子趴在床上,面如紫肝、耳道流血,张大端冲了过去,一探鼻,小孩已没了呼吸。纪满英则仰躺在床上,左手手腕上,血沿着纹理向下汩汩地流,两位伤者被紧急送去了医院,经医院抢救后,纪满英脱离了生命危险,而张大端10岁的儿子轩轩却不幸夭折,两人同处一房,轩轩遇害,纪满英割脉自杀未遂,凶手不言而喻,可纪满英为何要杀害一名10岁的儿童呢?她和李家到底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,使得她要这样做,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?想要弄清楚整起事件的来龙去脉,这一切还得从最初开始说起。

陈新能,湖北黄石人,妻子张芬,姐夫张大端,陈新能是个很有抱负的人,不过他的能力就像他名字所说的那样,如同一张崭新的白纸一样无能,2012年,听说深圳创业利好,苦于缺乏资金,无贵人相助,踌躇满志的陈新能整天宅在在家里怀才不遇、郁郁寡欢。

陈新能找遍了家里的亲戚,但每一个人都说得仿佛他们家里都揭不开锅,生活在叙利亚一般,听了他们的话,陈新能一分钱没借到,反而都快要动了捐款的念头,一天,陈新能找到姐夫张大端,同其他人一样,张大端说得陈新能鼻涕眼泪齐下,两人抱在一起哭成泪人,唯一不同的是,在送走陈新能之前,张大端还不忘祸祸自己的姨妈,他告诉陈新能,他姨妈纪满英家船载的金银巷,肚里肥的流油,扯下汗毛比腰粗,随后,又将纪满英的手机号码告知陈新能。陈新能好容易才找到家族里唯一一个揭得开锅的人,顿时眼里冒出绿光,见了姨妈纪满英就如同一只饿急的雌蚊见了热血一般,哪里肯松口,这陈新能知了底细,再加上他那软磨硬泡、没脸没皮的本事,没多久,就从姨妈那里借来了80万,虽然双方定了利息,但这利息并没有吓退自信爆棚的陈新能。

陈新能拿着这笔钱在深圳开了一家电子厂,如同一切洒狗血的小说的纨绔子弟一样,他的梦想只维持了两年,到了2014年的春节,陈新能没有像以往一样按期归还利息,随后他的手机开始打不通,接着,陈新能连同那80万本金一起,从纪满英的世界中永远消失了。

由于陈新能之所以能找到纪满英借钱,全都是因为张大端那张大嘴给咧咧出去的,所以当陈新能跑路之后,纪满英对张大端真可谓是恨之入骨。2014年农历五月初十,纪满英让三姐纪满含、外甥女李爱容给大姐纪满咀传话,让大姐找到陈新能夫妇,否则她就要把煤气罐拿到张大端家里去炸。2014年8月21日中午,大约三四点钟,纪满英赶到张大端家,张大端的妻子闵娇刚做好饭,张大端一见姨妈上家来,连忙招呼姨妈吃饭,纪满英则没好气地回了一句:“不吃!”

这时闵娇走了出来,将煮好的鱼往桌上一摔,对着丈夫指桑骂槐阴阳怪气地骂道:

张大端!你还吃的下饭啦,什么瘟神、麻烦事都找到家里来了,我又不欠你的钱。

接着又大骂纪满英不要脸,纪满英还嘴对骂,最后像所有女人吵架的套路一样,纪满英声称自己不活了,扬言要死,闵娇这时候拿起一个啤酒瓶盖让纪满英接住,问她敢不敢接,还说不接她就不姓纪,就不是她爹娘生的。(按当地农村的习俗,双方发生争执时,一方如果敢兑现自己说的话,就要接下另一方所给的东西。)

纪满英接了,闵娇又将自己10岁的儿子推给纪满英,挑衅地说:

你到底想干什么,你有种把他弄死呀!纪满英一气之下,将还摆放着饭菜的桌子掀翻了,张大端报了警,民警让纪满英上派出所,纪满英不肯,民警于是让他们家里人自己协调,然后离开了,这时,纪满英的二姐、三姐都来了,这回轮到张大端对纪满英开骂,说她赖在他家,有胆量就真的去死,他们家顶多出5万拦着,多一毛也不能够了。说完,张大端又要扔瓶盖让纪满英接,纪满英的几个姐姐劝她回家,让她很没面子,她执意不肯走。

当晚,三个姐姐上陈新能的岳母家讨债,凌晨2点左右,她们回来告诉纪满英还是联系不上人,到了早上,几位姐姐都走了,纪满英跑到一楼房间陪张大端10岁的儿子看电视,看着看着,纪满英开始回想前一天和张大端夫妇吵架的事,她一想到对方要她接瓶盖兑现承诺的事就大为光火,最后,她被愤怒冲昏了头脑,用皮带将张大端的儿子勒死,随后轻生。2015年5月22日,湖北省黄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,判处纪满英无期徒刑,纪满英不服提出上诉,2015年8月3日,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其上诉,维持原判。


上海盈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地址:上海市杨浦区宁国路313弄龙泽大厦2栋6号1001室
电话:13370269033  沪ICP备05027935号